福建分布图
【一線風采】鑄鐵機上的“打鐵匠”
發布日期:2019-05-09    作者:白華    
0

夏日的晨風緩緩吹過,伴隨著鐵運線上火車轟隆聲,廠房內天車鳴笛警示聲,清脆的鐵器敲擊聲節奏飛快的傳出很遠。

【一線風采】鑄鐵機上的“打鐵匠”

走進煉鐵廠鑄運車間鑄鐵機廠房,尋聲望去,原來是小楊、小吳和老任在打鐵,只見小吳握著一根螺紋鋼短釬,老任手拿氧氣乙炔割槍,利用噴出的高溫火焰再給短釬釬頭加熱,在割槍噴出的高溫藍焰下,短釬釬頭很快變紅至變白。這時,等候在一旁的小楊左手從小吳手中接過燒的發白的短釬,將釬頭以一定角度放在使用廢鋼軌做的墊鐵上,掄起鐵錘,猛烈的敲擊起來。只見那釬頭在鐵錘的敲打下,如面團一樣變幻著形狀,一陣猛烈敲擊后,小楊放慢敲打的節奏,鐵錘富有韻律的擊打在需要塑形的位置,釬頭的顏色從開始的發白、變紅直至紅褐色。“再加熱,然后淬火,這一根就算打好了”,小楊說道。

在歇氣的間隙,我看著一旁的小楊安全帽眼里冒著絲絲白色霧氣說:“小楊,你看你頭上冒白氣,你這是不是已經修煉到‘三花聚頂、五氣朝元’的境界了。小楊笑著道:“你甭說我了,我感覺我頭發都在流水!”老任在一旁說:你沒聽老一輩的說人生有三苦,‘撐船打鐵賣豆腐’,我們在這打鐵,出這點汗算啥,昨晚他們鑄那5罐鐵才老火。”“就是,聽他們說昨晚有壓罐,讓鑄鐵消化一下鐵水,騰出空罐給高爐兌”,小吳接著說道。

休息了一會兒,他們三個又開始分工協作,叮叮當當的打起鐵來,這些螺紋鋼短釬是用來翹鑄鐵模內未完全脫模的生鐵塊,確保鑄鐵時鐵水不會因為生鐵塊未脫模而翻入機坑引發爆炸、粘結鏈帶等影響后續正常生產的重要工具。

一罐鐵水凈重130噸左右,滾燙的鐵水進入鑄鐵模,由鏈帶輸送經過冷卻水的降溫進入生鐵庫。這個工序說起來簡單,看上去也沒有多復雜,可每鑄完一罐鐵水,流鐵槽內的殘渣結鐵、槽窩的粘結、鑄鐵模里的結鐵塊、機尾鏈帶上的粘鐵、殘鐵板上的殘渣堆積,都需要鑄鐵人用手中的鋼釬和鐵錘一點一點的翹出來、砸下去。

曾經多少個夜晚,因為生產組織的需要,他們從溫暖的被窩來到這冰冷的鋼鐵廠房;在炎熱的天氣中,他們揮汗如雨,有時他們迎著晨風、有時他們踏著夕陽……在剛鑄完一罐鐵水還沒有冷卻下來的鑄鐵模邊,熱浪撲面中,他們用手中的鋼釬和鐵錘奮力的“打鐵”,回想起多少個參與鑄鐵的日子,眼中閃閃淚光,點贊、致敬鑄鐵機上的“打鐵匠”。煉鐵廠   白華